合作创造产品价值:经营当地最大洗煤厂 设备却只认柳工

合作创造产品价值:经营当地最大洗煤厂 设备却只认柳工

  富源县是云南省最大的产煤县,全县含煤面积达826平方公里。在这个富煤地区,李先生经营洗煤厂已有10年,“洗煤既可以将原煤去杂质、分等级,又可以通过炼焦为钢铁、化工等行业提供原材料。”李先生说。

合作创造产品价值:经营当地最大洗煤厂 设备却只认柳工?

  鼎盛时期,“三步一个煤矿”的富源县有187个洗煤厂,经过近4年的整改、升级,而今加上李先生的洗煤厂,全县仅剩下了10家。在这些洗煤厂中,李先生的企业无疑最引人注目,“几年前,昆明钢铁厂曾在富源投资建设了一家年产量50万吨的洗煤厂,但受市场下滑影响没能顺利投产。而我的洗煤厂产能却有128万吨,至今都是满负荷生产。”对此,李先生颇为(颇为拼音:pōwéi解释:1.很。――用在表示心理状态的动词或形容词前面,表示程度很高,但还未达到最高点。如:说话时颇为激动。)骄傲。作为富源县最大的洗煤厂,李先生公司的焦炭制品几乎垄断了附近所有国有石化、电力企业的供应。

  生意越做越大,李先生的设备采购量也持续增加,目前他的洗煤厂里有近40台装载机和挖掘机,其中十几台是柳工品牌,“我主要使用柳工862H和856型装载机,别看柳工装载机售价比一般国内品牌要搞一些,但从整个生命周期(‘事物在运动、变化过程中,某些特征多次重复出现,其第一次开始至结束的这段时间就称为“周期”。)看,性价比极高。而且不论多大的工作强度都能轻松应对,车架、电路、散热器、结构件都十分过硬。”因为优质的使用体验,让李先生在更新设备时更加青睐于柳工品牌。“我的业务不断扩大,如果继续选用小吨位产品,人工、燃油费用势必增加,而大吨位产品提高了产出、降低了机械费用,我还能腾挪出更多资金出高价聘请、留住优秀的操作手,一举多得。”李先生的经济账算的很准。

  在他看来,以柳工为代表的本土品牌,近几年在产品质量、性能、油耗、残值等方面的提升有目共睹,与外资品牌的差距不断拉近,不仅是在噪声控制、热平衡管理、“驼峰”功率曲线等共性技术上,在功率调节和整机匹配、压力切换控制等专有技术上,柳工也有了长足发展,这些都成为了柳工设备最强力的背书。

  在李先生最看重的售后服务上,柳工同样没让他失望,“工程机械在我的洗煤厂都是‘一个萝卜一个坑’,坏一台都可能耽误整条生产线,因此我格外看中设备的工作效率、耐用性、维修保养便捷性以及应对恶劣工况的能力。”李先生如是说。

  对设备要求颇高的李先生,曾先后使用过国内外5、6个品牌的装载机,外资品牌产品在他看来不论是售价、保养便捷性,还是配件供应能力都很不理想,即便设备性能和质量好,但仍然不是最适合我的选择。而且,我的设备更新周期一般是2-3年,在大修前就卖掉,降低了后期的维护投入,能挤出更多利润,所以我更看重在最初两年内,设备的使用情况。

  “我向很多朋友或想入行的人推荐柳工品牌,选设备,不仅要听经销商介绍,更要听用户怎么说,因为这才是这个品牌、这个产品最真实表现的反映。而且一旦决定购买哪个品牌,最好将旗下设备统一换购成同一个品牌,这样无论是采购还是后期服务都有更大的主动性。”李先生表示。在他的影响下,富源县很多洗煤厂都选用了柳工的产品,而在他新新筹划的洗煤厂中,除了柳工装载机外,更少不了柳工移动破碎筛分设备等成套设备的身影。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"合作创造产品价值:经营当地最大洗煤厂 设备却只认柳工"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*